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美股与美国经济参考历史的一样和不一样
时间:2020-04-02 14:40


近期随着全球疫情扩散的扩大,国际金融市场惊涛骇浪、波澜起伏。当此时,市场应值得警惕的是美股反弹美元贬值。

近期出现了数次美股暴跌,包括熔断机制超级发挥引起的恐慌指数上升超乎寻常,但实质到底如何值得深入思考。

一方面,美股涨势支撑是前提与基础。美股上涨创新高是近3年多非常瞩目的现象,道琼斯工业指数最高记录达到29568.57点,距30000点只差一点点,道指连创新高在2017年达到71次之多,当时创下1954年来最长连涨纪录。

美股估值过高已经显而易见,但美国前瞻性风险预警的有效机制使防范和防御意识发挥超前超强。因此美国2018年年底的股市暴跌和2019年年初的股市暴涨明显比较出美国技术与政策操手的高瞻远瞩与灵活机智。但从2017年以来,美股唱空与经济偏好对比反差很大。

其实不仅是近期美股暴跌20%,之前2018年美股就演绎过相同一幕,当时年末一度也是20%的暴跌。而目前美股演绎手法依然不变,只是进一步叠加疫情突发和扩散效应的推波助澜。目前美股暴跌甚至不惜叠加熔断机制的手法,极端之下的摆布意图发人深省。

另一方面,美股顺势而为的手法凸显老道的美元和霸权的美元。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货币体的实力雄厚不仅仅是规模,更有技术经验和战略优势,这一点不要被舆论假象所迷惑。美国经济规模已经跃上22万亿美元是不争事实,这与美国债务24万亿美元是不相匹配的,但是美元海外为主的市场份额则是美国结构扭曲难得的特性。

简单而言,美国经济压力是堤内损失堤外掠夺(补充),以外安内的国策正是美国经济特殊性所在,更是美元基础独有。其中页岩油产业繁荣促成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并随即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虽然石油价格对页岩油有冲击,但局部短暂暴跌也是不可维系的。

透过近年国际石油价格走势看,油价上与下比较偏重前者,这与美国需求有关,甚至包括OPEC减产也无济于事。而OPEC诸多国家的石油收益均在60美元之上,远比美国页岩成本更高,这需要注意美国摆布之间的定律与要素权衡。美股暴跌背后的经济实力与经济基础尚未变坏,波动之间的预警是股市超前调整的一样与不一样特性。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美股正是这种感觉的现实体现。以美股暴跌叠加短长期国债倒挂以及美国经济未来衰退加大炒作,进而进一步刺激美股暴跌熔断制造恐慌,甚至连带全球股指暴跌更惨。

一方面,美国经济优质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是其经济一枝独秀的基础。目前美国经济规模依然全球第一,即使2008年华尔街风暴也未震撼美国经济世界第一位的优先资质。尤其是其新经济的特性与个性更突显财富效应和资产垄断的超规模、超规律、超常态,当前的市场分析仅靠历史数据或教科书理论是难以说明与解释的。

美国正是看透了现实与未来的差异,在摆布舆论和技术导向,而市场更多是停留在过去的分析预测,两者之间的诉求与差异是刺激美国极端手法发挥的环境基础,这更突出未来全球预警指标,反之是美国转身的设计意图。

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到底咋样?市场尤其是美国自己吆喝的经济衰退并不是当前事实和真相,着眼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经济前景,这其中炒作的嫌疑和刻意指引很强。

下图可以看出,美国经济节奏与周期依旧处于稳定和韧性基础面,所以美联储并未认为美国经济已经有问题,只是反反复复强调疫情不确定性的打击力度与前景。美国经济2%是一种经济常态。

今年毕竟是美国大选年,美国内在政治博弈也存在很大的风险,再加上财政扭曲、债务超限、对外挑战等等,因此美国会更在乎短期中期稳定经济对美国内在政治利益过渡的需要。

尤其从美国经济目前态势看,实际表现并没有渲染经济退化或衰退指标指向。当前美国无论生产指标、消费指向或通胀预期依然都在自身主观意愿掌控之下,只是外部风险上升搅扰其已经设计好的方略,进而美国极强的回旋与摆布机制促使美国非常规操作、借题发挥,以达到更加有利于自己的局面。美国经济的优势在于科技领先和企业收益率,经济特性在于以新经济为主和服务业为主的经济结构。

美国人干任何事都不会白干,要么未来有成果,直白的说就是有收益;要么未来会伤及对手。

观察与美国战略竞争对手有关的国家和地区,似乎这种关联的精准效应十分突出,比美国更是惨不忍睹的欧元区、俄罗斯等,这些地区有更大风险。如俄罗斯石油暴跌带动股市暴跌,股市和油市暴跌拖累卢布贬值,利润受损雪上加霜,一剑多击效应恰到好处。

俄罗斯是美国打击目标之一,财力、经济、市场联动将不利于俄罗斯政治意愿的发挥,未来屈从或被迫与美国合作或无可奈何。

欧元区股市打回原形,在经济上难以恢复,更难恢复元气,美元心头之患的欧元面临瓦解风险。当前疫情欧洲扩散最大,欧元区各国本币已经流通的当下正是去除欧元水到渠成的时间。美元绞杀欧元历历在目、早有谋略。包括近期沙特石油价格战,市场表面看似是俄罗斯与沙特事件,其实则是美俄之间竞争博弈的缩影。

沙特作为美国战略同盟,目前的石油战役存在背后操盘与国家合作之疑惑,美国经济利益至上和货币地位至尊必然导致美国对外打击具有竞争力的目标明确而持续。美国政治为先、经济跟随、金融摆布以及攻击明确是美国战略与对外关系之本,其从不干没有准备的事,所有的竞争均是有备而来、长远规划、随机调整、发挥极致。

中国是美国经济利益潜在风险关切,经济老二永远是美国攻击目标;欧元是美国金融地位潜在对手风险,货币老二与美元意志不容。俄罗斯是美国石油战略心头之患,石油挑战危及美元货币地位。

综上所述,美股暴跌的手法是一样的,主动、提前、前瞻消化繁荣经济时期的资产泡沫与历史一样;不一样之处则是突出了新经济周期的强弱,经济繁荣周期尾部与前期高涨时期不一样。2017-2018年经济周期向上,2019年至今经济周期向下,贸易叠加疫情夹击经济在所难免。目前短期市场事态极其复杂,短期与长期对应的要素与对策具有差异。

反之,市场清醒者的计划与应对十分灵活机智、高效长效的宗旨与政策更值得市场依据要素、原理推论,非舆论造势选择预期。炒作者和投资者一定设有目的与意图,投资者和参与者意愿与方向完全不同,进而发现真谛的分析论证更加重要与必要。

预计美国经济上半年有压力,下半年有舒缓,平稳过渡政治选举年有基础。货币政策长远目标意图是其根本,零利率和负利率的教训不是美联储选项,其将恰当运用时机与空间摆布有利于美国长期战略的举措,并不会短期化应对。

因此,美股下跌不会不可收拾,而市场值得警惕的是美股反弹、美元贬值的正常逻辑。毕竟美元贬值是今年美国政策重要困顿,经济保底与政治保险都在于美元。前期美股与美元同跌的手法难以维系,救急的美元必然回归正常逻辑,这才是美国经济利益的根本,美元贬值是美国国家利益核心,也是美国国家基本国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