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新疆维吾尔建筑风格历史文化背景
时间:2020-04-14 11:15


伊斯兰建筑的装饰风格对新疆维吾尔建筑装饰影响深厚。伊斯兰建筑作为一组独立的建筑风格来看,始终是同周围环境相适应的。伊斯兰建筑在感情上普遍热烈开放,与严肃封闭截然对立。

这种效果有时是由通常覆盖着建筑物的各个表面,特别是给建筑结构装假面的装饰获得的。不过这类装饰决不会造成任何将注意力引向它自身的焦点或中心。尤其是防止任何单一要素变得过分突出的一个特征,是被称为“无限图案”的装饰风格。不仅在建筑中而且在几乎所有艺术形式中,它都是伊斯兰艺术的根本基调。这种对装饰的普遍喜好可以部分地追溯到游牧生活环境,当时唯一需要拥有的只是日用物品。因而这些物品受到高度珍视被华丽的装饰起来。这种态度和习惯自然而然影响到继游牧文化而来的定居文化的产物——建筑。

装饰乃是伊斯兰艺术各种形式之间的主要环节。它反映了游牧民族如贝督因人、土耳其人和蒙古人的影响,这些民族使装饰具有抽象化的倾向;同时也反映了偏爱形象艺术的中东、拜占庭、波斯、印度甚至中国的定居民族的影响。最初伊斯兰装饰也利用过希腊和罗马的基本花纹伴之以从另一个想象中的世界——中亚细亚的干旷草原汲取的装饰要素。

装饰与建筑的关系非常密切,伊斯兰国家的人民在建筑上擅长装饰并取得高度成就由来已久。可以毫不夸大地说,它影响到世界上很多国家和民族的建筑。它的几何装饰纹样也在欧洲广泛流传,被称为“阿拉伯斯克”。在东方它直接和印度文化找到了结合点,在新疆它和当地各民族的传统装饰结合在一起,放出光辉的异彩。

建筑装饰是一种极具传统性的艺术,因为它发育成熟缓慢,而且当与之相关的某种建筑形式消失后,它仍然独自继续存在。只有生活需要和审美趣味渐渐发生了变化,才能促使它去适应建筑业中出现的新材料、新形势和新手段。

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建筑材料和装修材料。在塔里木盆地周缘绿洲中就是生土和木材,时而采用琉璃、花砖、石膏、灰泥、赤陶等装饰物镶面。尽管使用的装饰材料不同,但其装饰手法都是采用“无限图案”的装饰风格。

新疆城市大都集中于干热性的气候地带,如哈密、吐鲁番、库车、喀什、和田等地区,建筑的布局和构造要适应气候特点——即厚墙、小窗、高密度、内部庭院的调节小气候等。由于昼夜、阳光直射处和阴凉处温差大,所以新疆民居的屋顶、庭院几乎成为人们的生活中心,并为此创造了很多利于隔热、通风的空间,如南疆有庇夏依旺(带顶宽外廊、可供起居和夏夜睡眠)、阿克塞乃(类似中原民居中的庭院,中央或部分屋顶开敞)、阿依旺(即带天窗顶的内庭院)等,再辅以水渠、果园,成为优美、舒适的生活空间。中亚伊朗、阿富汗的民居对隔热通风的需求一样,但解决的方式不同,例如伊朗高密度民居往往采用通风塔。

至于建筑材料和结构体系,古代新疆主要用生土、土坯、烘培砖、木材、芦苇和草等,建筑装饰则采用生土、石膏、陶砖、木雕、彩画等。构成空间的结构元素基本上是墙、柱、梁、拱顶、圆顶,大空间则由多柱式大厅构成。由于少雨干旱,平屋顶给多柱式大厅的形成提供了方便,使得它和中原汉族大屋顶建筑大空间的构成相比容易得多,例如库车大寺是9开间、11进深、96根柱子,哈密王陵清真寺有上百根木柱,喀什阿巴霍加墓室直径为16m,顶高为24m,是新疆古建筑中最大的无柱空间。在新疆北部草原一带,还有一种叠涩式的石砌空间,在吐鲁番的交河故城,用减土法(利用原生土挖坑或洞)和墙、柱、拱结合起来的空间构成法也很流行。

新疆曾流行过多种宗教。公元14世纪中叶,东察合台汗帖木儿王朝的吐虎鲁帖木儿成为北疆地区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蒙古汗,以后伊斯兰教逐渐成为新疆最主要的宗教。宗教流行与信仰的更迭必然会反映在建筑与城市领域。伊斯兰教除了影响建筑类型、城市布局外,也带来了它特有的符号与装饰手法,尖拱、几何图案、带“穆克纳斯”的柱头,以及常用的墙面瓷饰等都极大地丰富了新疆本土建筑的内容.在历史文化背景的影响下维吾尔族传统建筑的发展使宗教建筑及至住宅建筑等呈现出明显的民族特点及其艺术规律。

在历史文化背景的影响下维吾尔族传统建筑的发展使宗教建筑及至住宅建筑等呈现出明显的民族特点及其艺术规律。漫步于交河古城的遗址中时人们可以发现室内残垣断壁上依然残留着各种各样的壁完,它说明晃的历史在新疆已经很悠久了。

这种造型并非伊斯兰文化所独有,凡是生土建筑自然留洞环加附加构件如过梁、拱券),由土壤结构力学所决定,必须做成拱形圆弧的或尖拱的),但其式样却是各地文化因素所决定。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后,引进了其特有的尖拱形造型即“米合拉甫”,它两边对称,作为祈祷神圣的象征。由于住宅体型较小,主要在小构件和装饰上有强烈的体现。并在使用中不断的发展,形成多种多样的变种,如二重拱、褶角拱、二心拱、多心拱等。

由于有厚重土胚墙身的可塑性极好,工匠在上边可以做多种花样的壁芫,在室内外加强了装饰效果,这些壁芫获得极强的阴影效果,丰富了室内外造型。

一个民族的色彩喜好,体现着该民族独特的审美情趣,蕴涵着该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它既与其所处的自然地理环境、社会人文环境相关,又与其民族历史、民族文化、宗教文化密不可分。

维吾尔族民居装饰喜好绿、红、兰、白、黄色,而且喜好将上述色彩搭配,形成一种色彩对比强烈、艳丽,气氛热烈而浓郁的独特效果。对绿、红、白、黄色的崇尚以及运用,是由新疆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社会人文环境及维吾尔族的民族历史、民族文化、民族宗教等诸多因素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伊斯兰教教旗的主要基色为绿色,在伊斯兰清真寺、拱北、麻扎等宗教建筑上,绿色被大量醒目地使用。其中,伊斯兰教清真寺最醒目的莫过于绿色的寺顶。

蓝色也是新疆维吾尔族喜好的色彩。传统维吾尔族民居大多喜欢将居室墙面粉刷成天蓝色,也有将房门和窗、前廊立柱漆成蓝色的。在民居建筑和食物中的雕花、图案、条幅中,多将蓝色同其他色彩交织组合使用。

红色在阿拉伯地区的穆斯林民居建筑装饰和室内装饰中较少使用。而在新疆,红色不仅被大量使用在维吾尔族民居建筑室内外装饰上,而且被普遍使用在维吾尔族丝绸及毛织物中。如维吾尔式的挂毯、地毯、丝绸,以红色为主要色调的很多。

白色被普遍使用于维吾尔族民居内外墙壁、梁、柱和室内窗帘的装饰上。白色,醒目、洁净不仅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也有利于增强民居的照明效果。

黄色,在新疆维吾尔族人眼中,除了它象征着黄土地外,还象征着大漠的颜色,它代表着新疆维吾尔族人的生存环境。呈黄土原色的传统维吾尔族民居建筑与大自然浑然一体,显得朴实而敦厚,就像房屋的主人,辛勤耕作在大漠之中的绿洲,朴实而敦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