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从凯特王妃的漂亮妹妹到英国社交名媛,努力爬
时间:2020-04-28 07:21


昨天说到“一日一餐”减肥法,提到了凯特王妃的妹妹Pippa Middleton,今天就来说说她吧。

总体来说,这就是个典型的中产出身的女孩嫁入豪门的故事,只因姐姐是剑桥公爵夫人(Duchess of Cambridge),故事变得更加有趣多彩了起来。

1983年出生的Pippa Middleton,因为2011年在姐姐与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的婚礼上担任伴娘,这张窈窕背影火遍全球。

健康小麦肤色,苗条但肌肉线条优美的身材,在这件简洁优雅礼服的衬托下,Pippa丝毫不输作为新娘的姐姐。这件由奢侈品牌亚历山大·麦昆设计师莎拉·伯顿(Sarah Burton)打造的象牙白紧身连衣裙,也受到了媒体的高度赞扬,连复制品也火速卖空。

王妃的家世大家还是比较熟悉的,再简单介绍下。姐妹俩分别是家中三个孩子中的头两个,他们的父亲Michael Middleton是前英国航空公司航班调度员,靠经营邮购公司成为百万富翁,母亲Carole Middleton曾是一名空姐 。

从小过着中产标准的幸福生活,三个孩子都就读于英国价格不菲的私立学校圣安德鲁斯学校(St. Andrews school)和马尔伯勒学院(Marlborough College)。

英国媒体报道说,他们的母亲卡罗尔是一位极其冷静、沉着、优雅的母亲,从不被大女儿的王室姻亲觉得惶恐,“母亲、凯特和Pippa是一个强大的三人组”。

跟许多多子家庭的middle child一样 ,Pippa的存在感并不强烈,但姐妹俩的关系一直非常亲密,上学时都是曲棍球队的队员,Pippa还是队长。在2014年接受NBC采访时,Pippa说:“我和姐姐非常亲密,我们互相支持,了解彼此的意见。”

从爱丁堡大学毕业,获英语学位后,Pippa 2008年曾在一家奢侈品公关公司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她在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组织企业活动和派对的公司Table Talk从事活动管理工作(aka派对策划人),也曾在父母的公司做过兼职。

只是,作为社会新人的Pippa就在2008年被《Tatler》杂志评为“单身名流第一名”,2012年又被《时代》杂志列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尽管她的本职是聚会策划人,但媒体发现,Pippa自己更是派对中的常客,并慢慢走上了社交名媛的路线。

王室婚礼让时年28岁的Pippa,第一次感受到因为王室影响力带来的巨大流量。此后,作为社交名媛的Pippa成为多家出版物的专栏作家,从2012年12月开始为《旁观者》杂志撰稿,并从2013年春季开始在超市杂志《维特罗斯厨房(Waitrose Kitchen)》开设美食专栏,2013年6月作为美国《名利场》杂志的特约编辑撰写专栏。从2013年9月到2014年5月,米德尔顿还为《星期日电讯报》撰写了两周一次的体育和社交专栏。

一炮走红之后,企鹅出版社预付了Pippa 40万英镑,出版了这本名为《庆祝(Celebrate)》的生活方式书籍,结果火速flop。

显然不是贵族出身的Pippa,硬凹出“上流美”的形象自然毫无说服力。书里对于精致(姑且这么形容吧)生活方式的描述是这样的:

难以想象大名鼎鼎的企鹅出版社会愿意花40万英镑请这位平平无奇女性来教大家怎么泡茶。在文学素养普遍非常高的英国,这本无用之书自然是收到了一致的嘲讽。

美国的NBC此前请过Pippa上节目大谈姐姐的皇室婚礼,效果不错,后来又传出要花40万英镑请Pippa做一档脱口秀节目,结果也是不了了之。

不过Pippa的出版梦还在继续,接着出了本食谱书《Heartfelt》,介绍了超过100种健康美食。

讽刺的是,她自己也承认这些菜自己并没有都做过,却在书里写着这么一句话:“A home cooked meal was the way to a man's heart”,一顿家常饭是俘获男人心的好方法,这么直白迫切地营造好嫁风,也是没想到。

也充分说明通往上流社会之艰辛,顺带提一句,凯特王妃在大学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被某些刻薄的英国媒体讥笑她为“Waity Katie”,在2007年还和威廉王子短暂分手又复合,直到2010年才正式订婚,2011年举行盛大婚礼。

婚后这些年,经历多场英国王室的信任危机,坚持和丈夫履行公职,并开枝散叶生下三个孩子,这条皇室豪门路,其实走得非常不轻松。

接连两本书的失败也让Pippa清醒认识到,除了姐姐的光环,自己在这个势利眼的名流社会里,其实没有太多筹码。

在爱丁堡大学上学时,Pippa和来自中国香港银行大亨后代JJ Jardine Paterson曾经交往过3年,现就职于道尔顿战略合作伙伴公司。分手之后两人还保持朋友关系,2011年还被拍到一起晚餐。

接着交往的男朋友是百万富翁亚历山大·斯宾塞·丘吉尔(Alexander Spencer Churchill),他是马尔伯勒公爵的侄子,他是温斯顿·丘吉尔爵士的远房亲戚,如今的妻子是名叫Scarlett Strutt的社交名媛。

接下来的男友是Alex Loudon,曾与威廉王子一起就读伊顿公学的前英格兰板球运动员,由共同的朋友介绍的,2011年4月,Alex陪Pippa参加了皇室婚礼,不过七个月后,两人就分道扬镳。有报道称,Alex难以适应女友受到的广泛的媒体关注。

第四位出现在大众面前的男友是股票经纪人Nico Jackson,男方家人一度还在媒体面前夸赞Pippa魅力十足,但随后男方把事业中心搬到了瑞士日内瓦,两人2015年因为聚少离多分手。

在精英中寻找伴侣的另一方面是, Pippa 从出版业快速转换了跑道。2013年4月,她成为伯克郡玛丽黑尔聋哑儿童学校的大使,2014年6月,Pippa又成为英国心脏基金会的大使。

此后,Pippa参加了各种为英国心脏基金会筹集善款的体育比赛,自行车赛、游泳、跑步,一个不拉,爱心人设立起来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选择充满功利心态。传统贵族精英阶层的后代一定会培养的看起来毫无用处,但一听就是阶级门槛的爱好,比如英国首相鲍里斯就精通古希腊语和拉丁语,在1975年以前,这两门语言都是英国老牌私立名校伊顿公学的必修学科。

名流世界里,体育更是社交圈的必备技能,既是共同话题,也是维系感情的纽带,还能发展成为慈善事业。

Pippa的第五位男友,就是如今的丈夫、比自己年长8岁的对冲基金经理James Matthews了,两人2012年曾短约会过,之后又复合。

这位夫婿是方方面面都非常适合Pippa的。热爱运动,曾是一名赛车手,还是超级马拉松运动员,在2008年完成了156英里的撒哈拉沙漠马拉松挑战。

说到家庭背景,也是明显优于Pippa。马修斯的父亲David Matthews有过两次婚姻,在上一段婚姻里有个长女,与前妻离婚后,和津巴布韦出生的艺术家Jane Matthews结婚,又生下三个儿子。

David Matthews是矿工的儿子,算是白手起家,曾在汽车修理厂工作,后来成为一名挨家挨户推销的推销员,后来成为一名赛车手,随后通过出售汽车经销商生意赚了数百万美元。

这对夫妇在林肯郡买下了18世纪的庄园康顿庄园(Caunton Manor),并定居在此,是大户人家了。

退休前,David Matthews将注意力转向了酒店业务。1995年,他成为加勒比圣巴兹的伊甸岩石酒店(Eden Rock)的老板,这间酒店建于满布岩石的多岩海岬之上,被洁白沙滩及碧绿海水环绕,以奢华著称,招待过不少好莱坞巨星、社会名流和艺术家,包括碧昂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等。

更重要的是,David Matthews还在苏格兰拥有1万英亩的格兰·亚弗里克庄园(Glen Affric Estate),此外他的领主头衔Laird of Glen Affric也会在去世后由马修斯继承,Pippa将成为Lady Glen Affric.

至于马修斯的事业方面呢,他在1995年成为伦敦金融城交易员,6年后就创立对冲基金公司Eden Rock Capital Management,是联合创始人之一(公司是以他父亲在圣巴兹开设的Eden Rock酒店命名的),目前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据报道,截至2007年,该公司已经管理了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额,算是很可观。

二弟迈克尔(Michael),是家人心中永远的痛。他在1999年5月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去世,年仅22岁,也是史上最年轻的登上珠峰的英国人。

最小的弟弟Spencer Matthews是真人秀明星,因参加《切尔西制造》一举成名。这位弟弟一生风流,号称“千人斩”,在英国社交圈声名在外。

以公益人身份加上积极阳光运动的形象,显然比贤妻良母更能打动豪门的心。看标题,自己生日的第二天就要陪男友做公益游完47英里……Pippa 分明都要累到昏过去了,却一脸喜悦,也是太拼了!

2015年9月,Pippa和弟弟James与男友在瑞典参加了一场47英里的游泳比赛,为Michael Matthews基金会筹集善款

终于,在2016年7月,Pippa和男友正式订婚,狗仔迫不及待在她家门口蹲到了戴着大钻戒的Pippa。

2017年5月20日,二位在位于伯克郡恩格尔菲尔德庄园的圣马克教堂举行了婚礼,婚礼邀请了350名宾客,自然包括姐姐凯特王妃和姐夫威廉王子,她的侄女和侄子夏洛特公主和剑桥的乔治王子担任花童。

前后耗时6年时间,Pippa从姐姐的光环中走出,嫁入了不错的人家,获得众人羡慕的婚姻,可以说也是求仁得仁了。

对豪门来说,这是强强联合,哪怕这个媳妇花拳绣腿,但背靠王室这个顶流招牌,这门婚事是稳赚不赔。

站在旁观者的立场,高看或低看这样的女性似乎都不公平,毫无疑问,Pippa自始至终都向往着上流社会的生活,因此才会如此直白地把英国王妃妹妹的身份变成自己在婚恋市场上的优势和筹码。毕竟,有了这个选项,在英国这个君主立宪制国家,看得见看不见的都是极大加分。

作为社交名媛的Pippa, 并没有美到像卡抽那样可以成为时尚设计师的灵感缪斯或是模特,但皇室的光环近在眼前,让她把派对策划的工作做好,安心做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实在太不现实,只见她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寻找完美另一半上。

人生这副牌已经拿在手上,如何通过最优化实现家族地位的提升是最要紧任务。什么时间要去到什么地方结识遇见什么人,Pippa心中是太清醒了,第二任男友丘吉尔是2009年9月在加勒比海马斯蒂克岛度假时认识的。

她本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技能,写作、烹饪本来都可以经营成事业,但Pippa只是拿来用做往上攀爬的垫脚石。2013年5月,Pippa专门成立了一家名为PXM Enterprises的公司,自己是唯一董事和股东,主要经营内容是自己的出版物事宜,第一年收入11.5万英镑,第二年收入5万英镑。在2017年她婚后3个月,公司就关门歇业,很显然,她志不在此。

毕竟,自己的订婚戒指就价值25万英镑,婚后夫家在切尔西的豪宅1700万英镑,丈夫的对冲基金年获利数百万英镑,她已经拥有的,是相当一部分人毕生求而不得的。

欢迎关注“天使爱米粒”,本订阅号图片来自网络,文字原创,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欢迎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