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绘本里的智慧:分享的快乐和自我意识的觉醒
时间:2020-06-12 21:51


每天读一本童书,是一早定下来的规矩,一则因为喜欢,二则因为小儿,作为一个阅读者,儿童文学是不可或缺的,曾经梦想着和金凯利一样成为亿万孩子的“第一本书”。其实读童书并不完全是为了孩子,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自己对童年的回忆,对初心的回访。一直以来,怀抱着一份赤子之心,怀抱着这份热爱,不想错过童书的美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还是一个孩子,至少有一颗孩子般珍贵的心,永远不会长大。

读遍天下绘本,虽然是不可能的,显然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多读一本也是喜悦的,而凯迪克大奖系列绘本是大师精选的,自然不会差,截至今日陆陆续续读了69本,虽然有些因为国内并未引进,且年代久远,找不到相应的资料更别提纸质书籍,特别是1950年前绘本,有一些都珍本,一书难求且价值不菲,所以还是会有很多遗憾,不过寻过读过至少了解过也就无悔了。

凯迪克大奖系统绘本一路读来,感想颇多。虽然是美国的童书奥斯卡奖项,却有不少中国的元素,很值得总结一下。另外绘本看似低幼,但事实上蕴藏着深意,用成人的视角来解读它,绘本根本就不简单。

首先它是一个小故事,两只小狗小机灵和小迷瞪是主角,骨头是道具用来串起了四个平行的小冲突:农夫篇、山羊篇、小剃头匠篇和大黑狗篇,最后组成了一个大故事。

原文:两只小黄狗在院子里东找找、西挖挖。一只狗的脸上有些白毛,他叫小迷瞪。另一只尾巴上有些白毛,他叫小机灵。“咔嚓,咔嚓。”他们不停地挖啊挖啊,终于,找到了一根骨头。

农场是明黄色的,代表着代表着丰收,狗狗也是黄色的和大地浑然一体。远处有个农夫悄然而至。两只小黄狗小机灵和小迷瞪嗅到了骨头的味道,寻到了一根肉骨头。

原文:“这根骨头是我的!”小迷瞪说。“是我先看见的。”“是我的!”小机灵说,“是我先摸着的。”

栅栏边母鸡一家,还有独自吃草的马儿......原本多么和谐的农场啊,安宁祥和反衬出两只小狗为一根骨头争得汪汪直叫。这像极了两个孩子,在自家楼下院子里,为了一个不起眼的玩具争得面红耳赤。占有欲似乎与生俱来,伴随着自我意识渐渐被强化。

这时农夫赶着一辆马车经过,马车陷进深深的泥沟,小机灵和小迷瞪拿着骨头去询问答案,农夫说:“你俩先搭把手,帮我把马车从烂泥沟里推出来,然后嘛,我再想想怎么办。”农夫眼中闪着狡黠的光。

小迷瞪、小机灵、农夫和大马一起,又是推又是拉,又是顶又是拽,终于把马车从烂泥沟里推了出来。现在该告诉我们了吧,这根骨头该归谁,小迷瞪还是我?”小机灵问。“骨头!”农夫说,“什么骨头?我才不管呢!来尝尝这些,比骨头可好吃多了!”说完他又叉起一些干草,扔到小机灵和小迷瞪面前。

很显然,第一次咨询是失败的。这时候,一只山羊走过来。他们再一次问骨头的归属,但是山羊根本就是冲着这香喷喷的干草来的,他吃草的时候,长长的胡子甩来甩去,故意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等它吃完干草抹抹嘴就呱嗒呱嗒跑远了,剩下小机灵和小迷瞪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两次失败之后,小迷瞪和小机灵决定跑远一些,遇见了一个小剃头匠,不巧的是小剃头匠刚刚学会理发,正愁找不到人练手呢。两只小狗又拿骨头说事儿,小剃头匠说:“还是先让我给你们剪剪毛吧,试试我的手艺。然后嘛,我再想想怎么办。”于是他就拿起理发剪,嚓嚓嚓,噌噌噌,给两只小狗分别剪起毛来,当他给小机灵剪毛时小迷瞪在旁边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小剃头匠又给小迷瞪剪毛,小机灵也在旁边看着,也笑得合不拢嘴。(两孩子幸灾乐祸的样子,实在是形象极了,可爱极了。)可是当两只小狗问及骨头一事,小剃头匠却怂怂肩膀,说道:“什么骨头?我才不管呢!毛儿好,派头好,骨头哪里比得了!”说完,就背起工具包,扬长而去。

三次失败的经历依旧没有让两只小黄狗清醒过来,最后他们遇见一只大黑狗。他们还是锲而不舍地问骨头的归属,但是“狗儿觊觎骨头”可是天性,当他们带着大黑狗寻到那根骨头的时候,大黑狗瞄了一眼,赞道:“真是根好骨头啊!”他说话的时候,尾巴摇得更快,快得都看不清了!(这个肢体语言表达实在太妙了。)尾巴越摇越快,说明他想把骨头据为己有的心思越来越强烈了,就这样冲突升级了,大狗抢走了骨头。此时连蝴蝶都闻到大战前的紧张气息,赶紧飞走了。(绘本精致极了)

这时小机灵和小迷瞪总算明白过来,追过去猛扑大黑狗,一个抓头,一个咬尾,终于把骨头抢了回来。这是一场卓绝的战斗,在骨头被骗的关头,两只小狗终于同仇敌忾,维护了自己的利益。最后......

原文:小迷瞪看看小机灵,小机灵又看看小迷瞪。小迷瞪叼起骨头的这一头,小机灵叼起骨头的那一头,他们一起啃起来,谁都不吭声啦。

这一绘本来自尼古拉斯·莫尔德维诺夫(Nicholas Mordvinoff)和威廉·利普金德(William Lipkind)两人合作的绘本,还记得《两个小红》吗?对,那也是他们俩共同合作的,《两个小红》获得1951年的凯迪克银奖,而这次的《小机灵和小迷瞪》他们拿到了金奖。

一如既往,又是一本色彩浓重的绘本,红得深重黄得明媚,浓得化也化不开的感觉。然而故事其实很简单,是典型的低幼童话故事:两只小黄狗找到了一根骨头。不知道骨头到底该归谁呢?他们问了农夫,问了山羊,问了小剃头匠,都没有找到答案……

最后来了一只大黑狗,抢了他们的骨头,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团结一致,共同击退了敌人,重新获得了那根骨头,一起美滋滋地啃起了骨头,如此这般“骨头到底该归谁?”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故事就是这么简单,三言两语便讲完了,但是一遍遍重复读给儿子听的时候,慢慢地体会到其中蕴含的真意。

一、“谁捡到归谁”,有着物权归属的哲思,以及寓言般的警示。财富可以给你带来欢乐,同时也给你带来烦恼。

该绘本原版书名其实是Finders Keepers,直译是“谁捡到归谁”,有着物权归属的哲思,以及寓言般的警示。常听小孩儿说:“谁捡到归谁,谁丢了谁倒霉。”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小机灵和小迷瞪找到骨头的时候,刚开始是喜悦的,但是马上因为拥有而烦恼。人有时候就是如此,一无所有的时候显得豁达,心底清明得很,而一旦拥有一些财富,反而显得有所负累,患得患失起来。

比如近日赌王财富分配成了热门,因为妻子众多,子女众多,财富的分配足够他们演上一本浮世绘。原本这只是他们的家事,却有那么多看客乐此不疲地关注着,似乎分的是他口袋里的钱似的。我关注的倒是财富的高度积累并非是这个世界最正确的事,他个人占用的公共资源实在是太多了,这制度的问题,也是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格局,无法超越。而在绘本中,财富简单到只是象征性的一根骨头,也照样让两只形影不离的兄弟狗狗,争吵不休。

拥有有时候未必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当你拥有的时候烦恼也接踵而至。刚刚故去的两年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反而整个人都放空了,可以放飞自的感觉远比拥有情感的负累更好一些。扯远了,重新回到绘本里来,两只小狗为了一根肉骨头争吵不休,这样的情境似曾相识,因为每一天都在发生。

人性中有一种现象很费解,那就是”患寡而患不均“,所有人都一无所有反而心理是平衡的,倘若其中有一人富有了,原始的平衡反而被打破了,不快乐因此就滋生出来。分配不均衡那就坏了,会因此打起来的。

二、没有主见求助于人,最终只能受制于人,东问问西问问徒劳无果,最终告诉你答案的只有自己。

这是富含童真的绘本,小机灵和小迷瞪很可爱,自己没有主见,所以他们无法分配那根肉骨头。所以他们先后问了马夫、山羊、小剃头匠,然而结果是马夫、山羊、小剃头匠各自都忙于自己的事情,各有所图,因此没有给他们答案。

事实上万事先求已,而不是求人,很多时候自己做决定,事情反而更简单。两只小狗根本没想过自己来解决,而是想要找到一个权威,但他们一路上走来,骨头到底该归谁的问题没有解决,倒是好心地帮别人解决了很多问题。

最终经过一场酣战之后,小机灵和小迷瞪重新拥有了这根骨头,终于可以安然地共同享用美食。这一路走来,小机灵和小迷瞪是有成长的,从刚开始的茫然,渐渐地明白,守护自己的拥有需要智慧通达,还需要团结一致,同时他们也明白了求人不如求已,明白了分享才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但是这世间能有几人能真正做到分享呢?

成长的经历中,小机灵和小迷瞪见识马夫、山羊、小剃头匠的各自盘算,所以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比自己高明多少,最后那条大黑狗对骨头垂涎欲滴,绘本中用了夸张的线条、醒目的眼睛,分明是有所指,童话的世界里也有太多的心怀鬼胎,小机灵和小迷瞪也都见识到了。

然而在现实中美好一直在,分享是一种美德,分享是一种情谊,分享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成长,愿美好常驻心间。

《小机灵和小迷瞪》是极富表情的绘本,主体的本白,暖暖的明黄,活泼的甜橙,无处不引人入胜,使人联想到金色的秋天,丰硕的果实,还有一种富足、快乐而幸福的表达。日本“绘本之父”松居直曾说:“有趣得超乎寻常的书,在成人的文学中并不多见,但是在儿童读物中却相当多。”好的绘本不仅有简约却丰润的故事,还有装饰画一般精美的画面,值得一读再读,一看再看。

虽然绘本会刻意去满足孩子的情感需求和审美,尽可能地与孩子的认知水准、生活经验相吻合,但是成年人读来依然是美好的,因为那里有那么多美好的记忆珍藏于内心深处。陪孩子读绘本,与孩子共同徜徉于故事王国,分享温暖的快乐时光,亲子双方都有满满的幸福感。有人说:“美好的绘本,会像一粒粒美好的种子,变成孩子生命中幸福的种子,成为孩子人生的养分,滋养他们一生。”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