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放牛班的春天》:真正的教育,往往润物细无
时间:2020-07-03 08:18


在文章的开始,小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教育的核心究竟是什么?有的人认为是学生的分数,有的人认为是学生的纪律,还有的人认为是学生取得的荣誉。其实不然,教育,当以人为本,以将学生培成人为目标,而不是追寻成绩、荣誉等目标。

学生应是以“人性”方式展现、 高度主体性的人,而不是以“物性”展现或“工具 化”的人。

话虽如此,但是现在大部分学校却仍然奉行分数至上的法则而不是人性化教育,许多学生也因此陷入唯分数论等困境中叫苦不迭。

纵使许多有识之士希望改变当下较为畸形的教育现状,也因为社会认知都已经固化而有心无力。当然,国家教育部门也认识到了这种局面,在近年逐步颁布的政策中都可以看出人性化教育分量的提高。

说了这么久,那么到底所谓的人性化教育究竟有什么优越的地方呢?其实人性化教育带来的良好的教学效果,在十几年前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中就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在这部电影中,没有大腕云集,没有视野的冲击,有的只是简单的师生关系和犹如天籁般纯净的音乐,却暖暖地诠释着教育的真谛,讲述着爱与救赎的真理。

马修,一个平凡、秃顶的中年男人,用他的智慧,还给了孩子们自由和尊严;用他的坚持,成就了孩子们的希望和梦想;用他的勇气,抗衡了以暴制暴的蛮横教育;当然,最终,是用爱,感化了问题孩子迷失的心灵。

故事发生在二战以后的1949年,才华横溢的音乐家克雷蒙·马修经历了连续的失业后,在一个被称为“池塘之底”寄宿学校找到了代课教师的工作。

这是一个收养问题儿童的机构,一群几乎被社会抛弃的问题少年,一个暴君式的校长,一个至高的“犯错———惩罚”条件反射般的管理准则。学校的气氛沉闷、冷漠,一群无可救药的学生撒谎、打架、闹事、偷窃、甚至捉弄老师,而校长魔鬼式的管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这样的师生关系,伴随着控制-反控制,镇压-对抗,充满着反抗和仇恨,冷漠和绝情,让人无计可施,无奈而绝望。

改变从马修的到来开始,第一次走进教室,马修就经历了考验,孩子们用恶作剧戏弄他,他没有把这些看成是挑衅,而是巧妙地保护了学生,避免了校长的惩罚。

乐可儿在门上做手脚,让马桑大叔眼睛受伤,马修没有送他到禁闭室,而是让他到医院照顾受伤的马桑大叔。

没有责骂学生编歌骂他,而是从中发现学生的音乐天赋,按照学生的音域特色编入合唱团,让每个学生在合唱团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一个人都不可或缺。

不把郭帮偷钱的事告诉院长,要他好好“当乐谱架”……付出终有回报,马修赢得了孩子的心。

从这部电影不难看出,所谓“人性化教育”,其实就是教育者的一切教育行为都是基于对学生的关爱,而不是功利主义的强迫学生朝着一个方向——获得更高的分数前进。

《放牛班的春天》带来的最大的感受就是马修老师对学生的尊重,给学生充分的自由。这也是马修老师对教育的探索和启迪。

教育的本质是回归生命,教师不是高高在上的说教者,不是扬起教鞭的鞭挞者。师生之间应该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的。但是在我国的教育中所谓的平等、尊重只是一个表面,依然是压抑人性的“听话式教育”。

由于我国儒教文化的影响,形成了教师拥有绝对权威的局面,鼓励服从和依赖。这种模式在曾经特定的历史年代是非常适用的,不过随着社会的革新,教育理论与方法不断进步的现代,师生平等进行启发、对话式教学,对于学生的成长反而更为有利。

在我国,孔子可谓是因材施教的先行者。他善于根据学生的不同来选择教学内容和使用教学方法。唐代的韩愈、北宋的张载也都曾提出,培养学生要像处理木材一样,做到“各得其宜”。这说明在古代,教育家就极其重视根据不同学生的不同特性提供不同方式的教育方法。

每一位学生都是独立的个体,作为教师,要充分尊重他们的独特性和差异性。从学生的家庭环境、性格特点等出发,根据他们自身的需求加以满足、引导,发掘他们的潜能。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更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学生。

即便是成绩不理想、爱捣蛋的“问题学生”,内心也不是甘于堕落、浑浑噩噩的,也有着向往的未来。所谓的“问题学生”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可能有着其他闪光点,亦或仅仅是未能采取更适合其的教育方法等。

把握每一位学生各自的特点,发现每一个学生独一无二的部分,并对这些部分恰当利用,因材施教,才能对这个学生起到真正的引导、教育作用。

在曾经尊师重道、教师威严大于天的时代,教师可以随意对犯错的学生进行惩罚,包括打手心、使用鞭子抽等各种体罚手段。随着教育理论的更新,这些惩戒方法全部被判定为糟粕而淘汰掉了。

但是现在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对于惩戒机制的淘汰实在是有些矫枉过正。许多人错误地认为惩罚教育是不得当的,甚至传出教师由于学生实在太过调皮不遵守课堂纪律而惩罚其站着上课却被家长投诉,最后连饭碗都丢掉的新闻。

此类新闻实在让教育工作者们寒心,也让许多教师引以为戒,决计如果学生难以管理索性就直接放弃管理。想来这样的举措,真正受损的也只能是学生吧。

真正理性的教育是缺不了惩罚的。西方教育学家夸美纽斯在《大教学论》中提到,一方面他不希望“学校充满呼号与鞭挞的声音”,另一方面他又明确指出:“犯了过错的人应该受到惩罚。他之所以应该被惩罚,不是由于他们犯了过错,而是使他们日后不再犯错。”

惩罚绝不是教师象征权威的工具与手段,而是以充分考虑学生发展的关爱为出发点,是矫正学生行为的有效方法。正如马卡连柯所说:“合理的惩罚制度不仅是合法的,而且也是必要的”。面对学生的过失和过错,恰当的惩罚教育是一种有效的教育手段,对维护教育秩序和促进学生成长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点亮学生生命的,绝对不会是压力、竞争等等,而是教师满腔的爱。广大的教育工作者们如果想把教育———这份人类的伟大事业做好,就要胸怀天下,心中有爱。

只有爱才能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给学生和教师前进的动力,让人变得更加出色,以人为本,热爱学生,爱满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