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上千员工未缴社保,这家“金融工厂”竟然上市
时间:2020-04-25 07:12


根据初步询价结果,京北方本次的发行价格为23.04元/股,对应发行前市盈率为16.44倍、发行后21.93倍,网下、网上申购日为2020年4月23日。

不过,京北方之所以在众多标的中吸引市场眼球,不仅是因为它的名字,也还因它招股书中透露出不少值得注意的疑惑点,如下:

金主爸爸是各大银行,看起来高大上,但仍有上千员工未缴纳社保;2019年上半年现金流突然为负,并且应收账款骤然暴增了3亿元;旗下五家子公司无一家盈利,是经营不善的问题,还是人为转移呢?······

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主营业务以信息技术为核心,主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在信息技术服务领域,主要向金融行业客户提供软件开发与测试、IT运维与技术支持等多层次的技术服务;在业务流程外包领域,主要为金融行业客户提供数据处理、呼叫业务、现金业务等多产品的综合外包服务。

说人话,虽然京北方对自己的核心定位是信息技术,但实际上这家公司干的是“金融民工”的活。

而根据这两大业务线所带来营业收入来看——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信息技术服务方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亿元、3.3亿元、4.89亿元和3.3亿元;而业务流程外包实现收入分别为6亿元、6.8亿元、7.4亿元和4.1亿元。很明显业务流程外包的营收占比更高。

简单来讲,业务流程外包就是指银行把非核心的业务外包出去,一般有催缴、记录档案、理财推荐、安保、事务代办、电话回访、后勤等业务,而京北方做的业务流程外包也就是这些业务,换言之就是给银行等金融机构打杂的。

在金融界,经常有很多从业者将自己戏称是“金融民工”,但在金融产业这一条链条上,像京北方旗下的员工才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金融民工”。

由于做的是“民工”的活,京北方的收入状况就陷入一个很常见的怪圈——营收规模非常大,但净利润却极低。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为10.09亿元、12.26亿元、7.4亿元,而按照现在公开的数据看2019年大概能够达到15亿左右;而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0.48亿元、0.78亿元、0.52亿元。算下来其营业利润率,2017年仅为5%,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则不足10%。

据招股书披露,京北方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央行、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等优质客户,客户类型涉及银行、保险、信托和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还有着“六大国有银行收割机”的称号。

事实上,对比该公司前三年财务数据来看,“六大国有银行收割机”这一称号实属不虚: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来自邮储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等六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合计销售收入分别为6.77亿元、7.15亿元和8.29亿元,占当期营收之比分别为79.49%、70.84%和67.65%。

作为一个员工成本超高的公司,稳定的正向现金流非常重要,虽然应收账款基本都是来自不差钱的银行,也不用担心形成败账。但对应收的激增,却会对公司的现金流造成巨大压力,京北方的2019年上半年现金流量净额直转急下,由此前的5400多万元变为-2.1亿元,一定程度上对业务的开展也有不利影响。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京北方上万名的员工并非全部都缴纳了五险一金。其中,2016年-2018年公司没有缴纳社会保险的员工分别是2196人、1884人及646人,没有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分别是2253人、1917人及659人。

在招股书中,公司坦诚地承认,因为“有260名新员工还在办入职,3名员工还在与原单位办理社会社会保险转移手续,311名员工由于参加新农合,没交城镇企业职工社会保险,27名员工由于地方政策每月15号之后停止申报,次月补缴。”此外,其还解释称,农村户口员工比较多,缴纳住房公积金后将降低个人当月实际收入,而且公积金提取手续繁琐,所以部分员工不愿意购买住房公积金。

总之,不给部分员工缴纳“五险一金”理由貌似挺充足的,但不管理由多么充足,作为人工成本占9成的服务型公司而言,从上市合规性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还是不容回避的。

更有意思的是,对于京北方没有为部分员工缴纳“五险一金”的举动,调侃道:“补缴社保公积金之后,公司真实净利润还能剩下多少?”

另一方面,人工成本是公司经营的主要成本,占比高达在90%左右。而随着市场工资水平不断上涨,公司人工成本逐年上升。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有效控制人力成本、提高业务收入水平,将影响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具体而言,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京北方共成立了5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无锡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大庆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深圳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潍坊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山东京北方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按理说,这5家子公司的所在地可以借助低成本优势而盈利,但实际情况2018年竟然是全部亏损。

据了解,京北方这五家全资子公司的体量都不小、资产也都在千万级别,然而还是抵不过经常亏损的残酷事实,那为何这五家子公司在2018年无一盈利呢,是经营不善还是人为转移呢?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广泛应用,公司的业务流程外包服务正在受到持续的冲击。

如以往需人工处理的业务如今可以不断被机器替代的趋势,公司的数据处理业务也受到了挑战(该类业务分为档案类数据处理和后台类数据处理外包服务。)报告期内,2018年公司数据处理毛利为4785.13万元,较上年减少11.41%。

同时,我国流通中的现金也受网络支付、移动支付等非现金支付方式的影响导致增长放缓,如今,央行还在全国性大力推行数字货币应用,无疑会导致公司的现金业务带来冲击。报告期内,公司现金业务毛利占公司主营业务毛利总额的比例依次为9.79%、9.63%、6.82%和5.25%,下滑趋势明显。

不仅如此,占员工数量较多的呼叫业务虽然目前形势还比较稳定,但不排除未来随着人工智能交互技术(智能客服)的升级迭代,这方面的业务也将受到挑战。

总体看,京北方在金融服务领域同行比较中,无论是在业务经营还是财数据等各方面表现都并不算出众,并且未来发展中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不小。

在未来,无纸化、智能化、数据化的金融服务场景将很大程度会实现,对于京北方这类超高人工成本且的“金融工厂”来说,如何在未来提升自己的技术竞争力,以适应时代的发展,还是一个非常任重道远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