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多重压力之下,中央对房地产的定调已发生变化
时间:2020-05-14 04:06


2016年12月中旬,面对全国房价的过快上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要求回归住房居住属性。房住不炒成为最近几年房地产调控的重要指导思想。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均出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调控措施,限购、限贷、限售、限价等政策纷纷出台。

随着调控的深入和经济形势的变化,逐渐形成了因城施策、分类调控、集体土地入市、大力发展租赁市场、扬言出台房产税等组合拳。

但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遇上运动式的去杠杆,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GDP增速一降再降。部分城市也渴望放松调控,活跃经济。

2018年底,菏泽市住建局打响取消限售第一枪。宣布取消“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取得产权证书至少满2年后方可上市交易,非本地居民购房限制转让时间不少于3年”的规定。一时引起轩然大波,不少人认为地产政策即将放松。

但放松调控的压力是巨大的,2019年7月17日,河南开封宣布取消新建商品住房自取得《不动产权证书》之日起满3年方可上市转让的交易时限。但3天后就被宣布撤回。其间受到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面对经济的下行,地方政府都有动力放松调控,但中央的调控决心一直没变,甚至有房价涨幅大的城市被约谈。2019年7月3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重申房住不炒的定位,并且赤裸裸的说“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地方政府,你们的困难我们都知道,但是现在还不能放松调控来刺激经济,你们再坚持一下,后面有放松的机会的。

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政策博弈就是几个文件或文件上的几句话,但市场主体才是感受最深的,体会最真切的。

近期,一则“地产百强泰禾集团由于和西藏信托之间的借贷纠纷而被对方申请执行”的消息不胫而走,虽然公司称目前正在积极与申请执行人协商解决方案,已经初步形成和解方案,预计很快解决。但此次事件会不会让金融机构丧失信心,从而抽贷断贷尚未可知。这与东方园林发债10亿仅募集到5000万并无太大区别,不知有多少债权人因此而彻夜难眠。

减税降费、经济下行、税源减少导致财政收支压力大;贸易战久战不决,出口受阻,部分国内科技企业遭受打压;突如其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面对复杂、严峻的形势,中央首次提出了“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这“六保”的对象着实让人感叹,连基层运转这种我们几十年没提过的问题在政治局会议上被明确提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当前经济社会形势的压力之大。

解读国家政策最经典、最实用的肯定就是比较法了,同一件事情用词不同肯定就意味着政策有变化。我们来比较一下最近三次政治局会议对房地产的描述。

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

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通过对比后明显看出,对房地产的基调仍然是房住不炒,但是去年7月的提法暗含着只是短期不可以刺激,给了一种对未来政策放松的期待和希望;今年4月则直接提出“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如果没有房住不炒的大前提,这句话意味着地产调控政策的全面放开,有了“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这句话作为前提,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就成为了对当前房地产政策定调的一种调整,一种一定程度上的放松。对于房地产政策这种高度受关注的宏观政策,每一句措辞都是深思熟虑、每一个变动都在指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