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鸡兔同笼课本里消失,是向西方“快乐”教育看
时间:2020-05-20 10:23


减负,减的是什么,教育部长陈宝生曾说,额外增加的、超出大纲、违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的学业负担,就是我们要减的。

家长们一致认为现在的孩子太累了,小学低年级平常写个作业动不动就能写到晚上十一二点;

但最难做的其实是老师们,近年来大纲内容一直增多,如去年小学语文课本新增数十首古诗词,再加上考试难度不断变化、加大,不给作业做,学生成绩跟不上,学校和自己的声誉受损,可是加重作业,又成了家长口里的“负担”,而教育部却在考试难度增大的前提下,一再给老师们强调让学生“减负”,进退两难。这不,近日教育部又出新招,罗列了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的负面清单,让“减负”可行有依据。

语文的我们在前一篇说过,有兴趣的读者们可以看看小编对语文减负“矫枉过正”的看法,这里我们说说数学。语文“减负”:一年级学生不能学“更上一层楼”,是否矫枉过正?

原则要求与语文学科一样,重点就是不能提前教学,并在此前基础上新增了一条:禁止使用繁、难、偏、怪的练习题。

偏门数学题,一直是不少新老同学的“噩梦”,那些把兔子和鸡装在同一个笼子里的疯狂农民、非要用影子算楼房高度的建筑师、一边放水一边注水的土豪游泳馆老板、不知道选哪个方案的暴发户、经常把墨水打翻的手残小明等等,基本上试卷上一出现这种题,歇菜的同学一大片。

如今“减负”新政禁止老师使用偏门数学题,学生们肯定高兴了,毕竟摆脱了这些“不正常”的题目,与此同时,教育部明确的数学减负要求里,还包括了许多原本书本里就有的例题:

这股数学界的“减负”风,在小编看来,是不是在向西方弱基础化的数学的“快乐”看齐?还记得那些年我们嘲笑的外国人吗?外国小学生四年级算10以内加减法还得掰着手指头,更谈不上99乘法表了,考试都得带着计算器;

那我们国家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呢?一万以内的混合计算,理解未知数、代数、解算方程,各种图形面积体积,与之相比,相形见绌。

这样的西式入侵,削弱难题,降低理解难度,减少难题,就能做到全面“减负”?全盘易化,这就是所谓的“快乐教育”?又或者是,来个教育双轨,优质教育资源,我告诉你不能在课堂上教这些,但是我会考,这样下来是不是有钱的孩子辅导班学会后,没钱的孩子就已被市场化的试卷中逃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