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黄岩:立体化重塑新时代乡村文化
时间:2020-06-15 14:39


黄岩“七山一水两分田”,既有冲积平原,也有广袤的山区;既有相对发达的工业和城市形态,又有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存在。在推进城市化的同时,如何实现“乡村的复兴”?

近年来,黄岩区深入践行乡村振兴战略,精准化定位乡村文化发展目标,着重乡土文化内涵挖掘、着重民俗文化品质提升、着重当代乡愁文化效果呈现,立体化重塑新时代乡村文化。

黄岩区以创建全域性农村文化礼堂为重要抓手,破解乡村文化阵地建设“最后一公里”问题。以380名在册乡村大使和1名“永小宁”动漫乡村大使构建乡村文化建设的队伍。以文化礼堂系列活动、民俗礼仪活动、各类“农业+文化+产业”的节庆节会等活动丰富乡村文化内涵。

中华元宵皆三五,宁溪灯会独二二。在黄岩宁溪镇独特的“二月二灯会”上,游客们看灯,逛庙会,看民间艺术表演,灯会更像是一个融文化交流与商品交流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活动。

2018年,“二月二灯会”在停办多年后重启,万盏花灯交相辉映、璨若星河。从正月至二月初四,吸引了将近50万游客从各地涌入宁溪看灯,二月初二当天更是创造了8万人看灯的高峰。

作为“中国节日灯之乡”,宁溪镇有着30多年的节日灯产业发展历史。宁溪镇人大主席金炜民介绍,通过融合灯会文化特色和节日灯产业优势,宁溪镇创新“民俗文化+休闲旅游+节日灯产业”的模式,以“二月二灯会”为重要节点,大力推进“灯彩小镇”光影亮化项目,以建设“山水画廊灯彩古镇”为目标,打造全域景区化,大力发展特色夜游经济。

同处黄岩西部,富山乡李家山村也拥有着独具本土特色的民俗文化产业化运营方式。李家山村村域内最高海拔接近800米,是台州境内为数不多的高海拔村落。海拔高、气温低,高山蔬菜便成了该村的特色产业“金名片”,坚持以高山农耕为市民提供新鲜时蔬。

“我们村海拔有六七百米,还有着能观星海、赏日出的得天独厚的条件。现在,已形成集休闲、观光、餐饮为一体的生态休闲度假旅游村雏形。”李家山村村党支部书记李德兴说。

2019年春节期间,一场富山云货节——李家山乡村文化节霸屏各级媒体和台州人的朋友圈。最美厨娘争霸赛、猜灯谜、“云上故里·田园牧歌”摄影展、云上故里·集市、富山农家手工艺体验展示等一系列活动,包括戏曲、踩高跷、皮影戏、变脸等的非遗项目,让大量涌入的游客大饱眼福口福,尽情畅玩,让村民们收获颇丰,也让这个偏远山村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村”。

农耕是生存手段,民俗是精神食粮,节会则是一场大型的“吆喝秀”,这也证实了“民俗+农耕+节会”乡村文化运作模式下高人气带来的经济效益。而这种模式,在黄岩各乡镇已颇为成熟。

一直以来,黄岩区致力于提升民俗文化的品质,挖掘文化对乡村产业发展的助推作用。从保护传承169项非遗项目,到举办桃花节、柑橘采摘节等各色农事文化节会,再到充分利用长潭湖、富山大裂谷、屿头布袋坑等特色生态资源,黄岩区着力于打造“中华橘源、山水黄岩”的生态文化品牌。

深入挖掘、展现当地生态资源的文化元素,并结合当地特色进行产业化运作,同时通过组织媒体行等方式积极宣传、推介,黄岩区的生态文化品牌影响力正在不断提升,也将带来更为可观的经济效益。

入夜的宁溪镇,一阵阵悠扬的乐曲声响起。在该镇桥亭和横街等村居文化礼堂内,一些村民吃过晚饭便纷纷投入练习演奏“作铜锣”的学习中来,更有一些村民随着悠扬的乐曲翩翩起舞,引得许多观众驻足观看。

《作铜锣》是宁溪当地特有的一种打击乐器和丝(弦)管乐器组成的民间大型吹打乐。为了让这一文化瑰宝能更好地传承下去,当地村民陈慧萍等人经常组织文艺爱好者们开展练习,并邀请本村及附近村的《作铜锣》传承人手把手教学。“自我们村的文化礼堂建好后,我们便有了个基地,每周常固定时间排练,周边越来越多的村民也加入到了我们的学习队伍中来。”陈慧萍说,如今《作铜锣》不仅是桥亭人陶冶情操的工具,也已然成了他们文娱生活中的一部分。

“文化礼堂,精神家园”。在黄岩,文化礼堂早已不仅仅是一建筑的代名词,它更成为了文化的一个“加油站”,在传承乡村文化的同时,也肩负着深挖和发扬乡土文化的重任。

小礼堂,大文化。近年来,黄岩区以创建全域性农村文化礼堂为抓手,从“重塑、引领、撬动、助推”等关键词入手,着重对乡土文化内涵的挖掘,以形成独具特色的橘乡乡土文化符号,获得并提高认同感。

眼下黄岩各地的文化礼堂,一年四季,活动不断。以农历四季为分界线,该区创新推出“文化映四季”活动,开展“春之声”文化服务播种季、“夏之歌”文化配送燎原季、“秋之礼”文化活动献礼季、“冬之语”文化成果展示季,做到四季有文化特色主题、四季有丰富文化活动。

除了将活动主办权交给农民,引导村民自主举办具有本地特色、积极向上的群众文化活动外,该区还建立了区级“服务大菜单”,常态化开展送讲座、送展览、送演出、送电影、送培训、送志愿服务等“四万工程”活动,由各礼堂自主点单,2019年,推出区级61项3700余场、乡镇(街道)332项6000余场服务项目,服务内容全部免费提供。

丰富的文化活动,如春雨润物,无声地沁润着一代又一代的人,更引领推动了文明家风和乡风的形成。

走进位于高桥街道螺屿村文化礼堂内的四楼“家训馆”,馆内展示了村民珍藏的家书和部分名人家书,有廉政家书、两岸家书、民国家书、文革家书、海外家书、亲子家书、职工家书……这里不仅承载了螺屿村的发展历史,还向人们娓娓讲述了“家”的厚度与温度。

以文化带民风,以民风促善治。目前该区在已建成的244家文化礼堂配备一名以上驻堂乡村大使,定期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形势政策宣讲、专题知识讲座活动,并积极听取和收集村民的建议意见,主动开展舆论引导,凝聚社会共识。联丰堂文化礼堂本着“立足本村,辐射园区”的宗旨,为村民及周边园区企业职工提供形式多样的文体活动,激发百姓的文化热情。

戏台、荷塘、古樟、老宅诉说着遥远的故事,枕山酒店、三径书屋、似水年华酒吧展示时尚气息,而阿玲馒头、官荣米酒弥漫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

细雨中漫步在屿头乡沙滩村的古街上,让人有时光倒流的感觉,这里四周群山环抱,柔极溪绕村而过,经过同济大学杨贵庆教授团队精心修葺,空心村蝶变成美丽乡村,带来了久违的人气,并通过这里的“黄岩·同济乡村振兴学院”将文化和理念向各地输出。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既有可视见的物化外在,也有可留存的精神内在,黄岩区提出“当代乡愁文化”的概念,把着眼点放在当下,从古村落修复、乡贤作用发挥、经典农事项目保留等三个方面出发,构建乡愁文化的上层建筑,丰富当代人的精神家园。

在当代乡愁文化呈现中,黄岩区精心发掘和呵护历史文化遗存,投入上亿财政资金,对30多个传统文化村落,其中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有5个,省级历史文化村落6个,分批进行“修旧如旧”的保护性修复,打造了以潮济、乌岩头、半山等为典型代表的一批有品位、有活力、可发展的历史文化村落。

2013年以来,同济大学教授杨贵庆他的美丽乡村实践教学团队,从科学规划乡村入手,创新中国特色“新乡土主义”规划理论和实践,建立“同济大学-黄岩区美丽乡村教学实践基地”、“中德乡村人居环境规划联合研究中心”,抢救“复活”了台州黄岩一批古村落,重聚了人气,带富了村民,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提供了鲜活的“黄岩样本”。

在沙滩村,杨贵庆挖掘出“崇尚英雄”和“养我德行”为该村独有的文化内涵,实施“文化定桩”,围绕太尉殿建设社戏广场,修复柔川书院兼做乡村振兴学院讲堂,对太尉殿周边原废弃的人民公社时期多个集体设施和场地进行适应性改造和利用等。形成了不同层次的文化体验氛围,通过将当地文化、风物、原住民有机整合,构成了文化认同与传承的有机体。

在当代乡愁文化呈现中,黄岩区深入发掘弘扬古今乡贤、道德模范、最美典型,充实乡村文化发展的中坚力量。在京、沪、杭建成黄岩籍硕博士人才联谊会,设立2300万元的人才发展专项基金,鼓励在外乡贤回乡发展。宁溪白鹤湾村为例,该村是曾荣膺鲁迅版画奖的著名艺术家顾奕兴的老家。2014年以来,该村建成版画特色的文化礼堂、顾奕兴版画工作室、版画廊,在约两千平方米的墙上都画上了顾奕兴及其师生的版画。白鹭湾村,已成功举办了全国大学生乡村规划大赛和宁溪“二月二”全国版画艺术展,成为黄岩美丽乡村重要地标。

在当代乡愁文化呈现中,黄岩区发掘当地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对民间艺术、传统技艺等文化遗存进行保护和传承,在条件成熟的街巷中提供传统技艺展示场所,做好民间艺术的引进和融入,打造当代人可以当场情景体验的项目内容,彰显出独具魅力的文化内涵。宁溪镇五部村因地制宜,结合村庄特色,将废弃的危房茶场改造为文化礼堂,以“乡土五部”为主题,保存住磨豆腐、捣麻糍、做年糕、做麦面等传统的手工农事生产项目,打造了一个独有的乡愁文化。

高桥街道下浦郑村把文化礼堂建在米面集中加工点楼上,以“米面”为主题,全方位做深展示型、体验型的米面文化。

布袋坑村推出“布袋山过大年”特色活动,从大年初一到初七营造浓郁的新年氛围,游客可以体验蒸馒头、做年糕、烧米酒、做番薯庆糕的地道年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