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基础教育对于大众的影响|争鸣 5
时间:2020-07-04 04:40


现在该我们考虑基础教育对于大众的影响了。本书开始的两章我们已经尝试勾勒了一些由于公立学校和大学的教育方法,以及恶性的考试竞争体系所带来的种种反常现象。现在,我们一起将视线转向普通民众,旨在看看国家教育到底对他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普通民众往往误以为符合基础教育阶段测试标准的孩子就是受过教育的。普遍认为他们适合于社会中优越的岗位。因此家长们的头等目标就是获得与孩子学历相称的工作岗位。

当然,众所周知,事实上公立学校的基础教育是没有多大用处的,要命的是,在孩子智力的培养上相当缺乏。然而这样的事实只有在受害者有了痛苦经历之后才会明白。他们完全适应不了生活中的任何岗位,然而在离校的时候心中满是自信,坚信优良的教育确保他们能开启崭新的人生。他们轻视一切手工劳动,寻求诸如职员、销售助理之类的岗位。显而易见,这类岗位的雇员严重过剩。结果,女孩子不得不回到家庭服务行业,男孩子多数成为不熟练的劳工或者干脆成了无业游民,甚至走上欺诈的不归之路。

此类教育体系产生的恶劣影响在乡村社区得到最显著的证明。一些农家子弟及小农场主的孩子被给予了对于他们原本适合的行业毫无用处的教育,非但没有帮助他们为乡村生活做好准备,他们接受了对于其它行业来说同样没有用处的所谓全面教育。他们离开学校之时勉强可以读书、写作,加减乘除。他们会读错法语词汇,写不出合乎语法规则的句子,听不懂别人对他们说的法语。他们掌握了些速记的方法,当然他们也死记硬背了一些历史或地理知识,但是这些知识大约一年之后就忘得所剩无几。

速记法对于发展孩子智力并无好处,对于传输营养来说,法语和数学同样是没有多少价值的成就。挤奶女工既不需要历史也无需地理知识,即便不懂语法她们希望可以应对自己的工作。结果这些生活得不开心的学校孩子被教育得对于他们所需要过的现实生活来说,毫无用处。这样的结果不可避免,大量的人从乡村涌向城市,乡村学校教育的受害者想要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寻求工作,而大自然原先为他们设计的生活在乡下。

政治家们和哲学家们为了城镇移民这一神秘问题可谓伤透了脑筋。但事实上是件简单的事。我们只是自以为赋予了乡村居民法语和速记法就是给了他们教育。我们足以预见如此方式的文化传播必然带来这样得的自然结果:农村劳力大量匮乏。农业人手不再像以往那样充足,而且想让少女学会搅拌黄油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却在尽力把这些所谓受过教育的庄稼人推向城里,挤出当地的劳力,或是在城里挨饿,要不锒铛入狱,或在救济院里苟活着。

当前的伦敦正饱受这样的教育导致的城市过度拥挤所带来的压力与危险。谈什么拆除平民窟,建立新的砖房或是发明新的方式将一些城里的手艺人移居到近郊区等等,是毫无用处的,只要我们不触及罪恶之本源。年轻的男男女女会从各个方位的乡村涌向城市,对地理和数学略知一二诱使他们误以为自己是受过教育的人,并且他们还误以为那些充斥着他们大脑的无用信息就是通往兴旺发达的高速公路。

然而把过度拥挤作为教育方式改革的理由也毫无益处。人们对纯粹抽象的问题几乎无动于衷。他们识别不了问题存在的迹象,对于问题的罪恶更是一无所知。他们几乎从不到那些劳工阶层居住的碎砖砂浆铺就的沉闷街道上走一走,即便走过,他们也绝不会意识到在这些简陋昏暗的住所里,整个一家人挤在小小的房间里,合睡一张床铺,有的甚至以为能睡上地板就谢天谢地了。

然而每个人都意识到关于佣人的问题,它触及到每个个体的舒适度因而无法被忽视。良好佣人的快速消失以及一般佣人的傲慢和低效,这一切对于上层社会和中产阶级来说可谓深受其害。不是因为教育使得佣人质量下降,而是基础教育让愚昧在他们心中深深扎根所致,这种教育让他们误以为从文化的角度来说他们和其他任何人一样好,所以他们当然不屑于这些琐碎的事情。

如同耕地童和挤奶女工一样,佣人无需掌握法语动词及象形文字。如果一个人想要获得如何料理家务的训练可以有许多更有用的东西学习。然而,大量的教育中却很难发现如何训练培养优秀厨师的课程。从这个角度来说,教育就像食物,一人之佳肴乃他人之毒药。我们没有必要教洗衣女工如何记账,或者旁一味可以成为秘书得任学习如何熨烫衣服。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手艺人,居家女佣,农场劳工,学习公约数或是句法结构呢?学校老师也许因为能让孩子大声准确地朗读莎士比亚或者弥尔顿的作品而感到沾沾自喜。然而不幸的是并不需要在用餐期间可以谈论哈姆雷特的客厅侍从,也不需要能够阔谈失落园的侍从来改善仆人厅的智力氛围。

这就如同把一群孩子集中尝试起来教他们本就不适合的东西却不花精力开发每个个体可以发展起来的能力一样荒谬可笑。

难怪在手工劳动的地方多数都是有着不满和无奈的抱怨者,他们都是由国家教育体系源源不断炮制出来的。

但是如果要进一步说明强加于民众的教育所带来的肤浅和伤害,在如今的廉价文学作品中是可以一览无余的。如果没有需求就不会产生如此大量的空话。有些人不厌其烦地咒骂那些以生产大量粗制滥造的文学作品作为大众精神营养而赚取钱财的百万富翁。事实上,责怪他们是毫无逻辑也是有失公允的。他们并非文学领域思想学校的缔造者。他们本就是生意人为未做任何伪装,发现人们需要的东西并设法满足人们的需求是他们的使命。他们对于学生是否吸收在绞肉机中走过的文学作品毫无兴趣。他们分解新闻并且把语法也弄得支离破碎,因为报纸和杂志资助人希望使用这样的方式。

罪之根源是教育体系,是它培育了当前的畸形文化,这种文化蓬勃发展,其数量足以与能够环绕地球的牛排三明治相比,其速度足以与人口数量需要在给定时间内激增以便逐个叠加直至月球相比。

对这种文化的大量需求是本可以变得更好的畸形教育产生不幸影响的最有力证明。但其恶劣影响不仅限于被迫接受标准化小学教育的落后民众。在火车车厢、疗养院、公共图书馆,我们都可以看到那些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沉浸在劣质读物中,任何一个有着自尊心的中等智商的人甚至看都不会看一眼这些读物。

这些本应该引起人们关注的令人心痛的景象,一定会导致那些善于反思的人开始怀疑这没有任何好处的教育方式的价值何在。想起到大量的时间花在捣鼓语法结构、数学、拉丁、法语、科学、历史、写作及好多其他知识的分支上,以便培养低劣报纸、杂志和小说的品味就会让人觉得这样的教育真是荒谬至极。

如果这样的教育不伴随着比这更糟糕的后果,人们可能还会期待它继续存在下去。但是我们分明看到这样的教育不仅导致肤浅和劣质品味,它所带来的恶性影响渗入每一个社会问题,以至于政治家们也因此困惑烦恼。从住房问题到优质佣人的匮乏,我们都能感受到教育所带来的糟糕影响。就好像让那么多的人无法胜任本来就适合他们的岗位,通过一知半解地背诵莎士比亚或是可笑的掌握地理的方式来给劳动者的孩子灌输轻视工匠技术劳动的思想,这些似乎还做得远远不够——这样的教育导致了社会低层的整体退化,长期以来人们对比牢骚不断。

没有人愿意看到普通民众总是屈服于他们得上层阶级。站在社会的角度来看,人人生而平等,任何理智的人看到人们如此渴望自尊和独立都会感到非常的痛心。但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教育却消灭了人们对教育自身的尊重。真正有教养和才学的人得不到一般民众的尊敬,面对普通劳动阶层讲话时引用权威的观点毫无意义。因此,有些本该可以接受比起基础阶段来说更加自由的教育所带来的益处的作用。作用社会高层人士同样对专业知识不屑一顾。

很难确定是受过国家教育的青年认为自己的学业成就使他们像其他人一样平等,还是愚蠢的体制让他们变得对学习鄙视。也许两种错误的观点在他们成为受害者的过程中发挥了同等的作用。但情况就是这样,这无可辩驳地说明了就所谓的教育家而言他们由于混淆了事实填鸭式教学或强迫学习与合理发展人的天赋而带来的愚昧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