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李斯的是非成败故事,成了一个历史笑柄,给了
时间:2020-07-09 13:45


大秦王朝“千古一相”李斯,师出名门、学识渊博、目光深远、擅长谋划、能言善辩,是一代良相之才。李斯善长篆书,是一个书法家,在“和氏壁”做成的传国玉玺上还他亲书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之词。写工作报告也是一把能手,旁征博引、深入浅出、论证充分、分析到位、令人信服。同时,李斯也善于审时度势、见风使舵、化险为夷,生存能力极强。从一介平民,官至丞相,深得秦始皇嬴政的厚爱,真可谓是人生赢家。

但李斯也有致命之伤,自私阴暗,嫉妒贤人,迫害韩非子死于云阳。为了保住自己的丞相之位,在沙丘中与宦官赵高同谋,伪造秦始皇传位诏书,废长立幼,改立不贤的胡亥为帝,并赐死忠厚贤者扶苏。为了高官厚禄,扭曲人性,颠倒黑白,不分是非,助纣为虐,在其位不谋其政,置国家于水火而不顾,实属误国之臣。最终命丧小人之手,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

李斯是楚国人,年轻时是政府的公务员,工作还算清闲。有一天,他上厕所看到一群老鼠在很脏的角落里找东西吃,老鼠看到人来来马上就跑开了;后来,他去到粮仓去巡查工作,看到粮仓里的老鼠在大摇大摆地吃囤积的粟米,一点都不怕有人或狗进来。李斯叹息道:”一个人有出息还是没有出息,真的是由他处在的环境所决定。于是,他放弃了稳定的公务员工作,跑去跟荀子学习“帝王之术”。大名鼎鼎的学术专家韩非子,是他的师哥。

学业结束后,准备自主择业。时战国七雄中秦国最强,于是想西入秦关,以事权贵。到了秦国后,恰恰秦庄襄王去世,嬴政继秦王位,吕不韦为相国。于是自荐做了吕不韦的舍人,也就是私人秘书。吕不韦对这个满腹经籍的学士非常喜爱,于是给李斯在朝廷谋了个郎官的职务,随驾于秦王左右,就这样,李斯开始有了施展游说的机会。

谈吐能力极强的李斯又很快得到了嬴政的赏识,被破格提拔为长史,成为秦王的秘书长;时大梁人尉缭向秦王建议派人携千金前往六国,收买天下贤人为秦所用,不能收买的人,则派刺客前往杀之,然后再派军队攻击其国家。建议是个好建议,于是秦王使尉缭之谋而让李斯去执行,李斯将工作做得很好。秦王再一次将其升职为客卿,成为朝廷核心幕僚。有才之人,在嬴政手下升职确实是快。

时郑国人在秦国境内修灵渠,而韩国人的间谍混入其中,刺探秦国的情报时被发现了,间谍的渗透让秦国人很紧张。秦国的王公贵族力劝秦王驱逐所有在秦境内非秦国的客卿。李斯是楚国人,自然在被驱逐之列。于是李斯向秦王写了一个报告,引经据典、声情并茂,反复论证国家之强大应海纳百川、借他国之长为已所用等等。嬴政当然不是糊涂之人,一听有理,马上废除了驱逐令。李斯化险为夷,还被升职为廷尉之职,掌管诏狱和刑律,做政法部门老大了。

二十多年后,嬴政已扫灭六国自称秦始皇,李斯也水涨船高再次升职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宠之极。李斯辅佐秦始皇实施废分封、立郡县,修明法制、制定律令,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为大秦王朝建立中央集权制立下了不世之功,秦始皇也不含糊,将公主嫁给李斯的儿子李由为妻,并让李斯的女儿嫁与皇族子弟。可以说,这时李斯的荣华富贵,确实已到了极点。李斯才华过人,自然也懂得盛极而衰的辩证思维,常常也为此而忧。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再次巡游会稽山,丞相李斯和中车府令兼符玺令赵高随行,幼子胡亥也一同前往。秦始皇到达沙丘时突染重病,于是命令赵高写诏书,让长子扶苏速到咸阳参加葬礼。书信已封好在赵高处,还没有交邮递员送出来时,秦始皇就一命呜呼了。赵高是胡亥的老师,偶尔教其断狱之法,两人关系比较亲近。于是,赵高逼迫李斯伪造诏书改立胡亥为二世皇帝。李斯也担心扶苏为帝后,与扶苏亲近的蒙武会替代了自己丞相的职务。于是,三人合谋,改诏立胡亥为帝,并下诏赐死长子扶苏、将军蒙武。

二世继位为皇帝后,成天深居宫中,寻欢作乐,不理政务,除赵高外不见任何朝臣。而宦官赵高弄权,借二世之名大开杀戒,残害忠良。时秦始皇的骊山陵尚未完工、 二世要求阿房宫复又开工;同时,上郡有40万大军在修筑长城;又要调5万精壮士卒守卫咸阳;还要调派无数的士兵守卫边疆。老百姓的徭役与税负相当沉重,苦不堪言,民不聊生。终于,派往渔阳守边的陈胜、吴广带领900个泥腿子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对抗大秦王朝。

身为丞相的李斯,有辅政之职,但又见不着二世,只得写了个报告递给二世,说国家已是危亡之时,皇帝不应成天不理政务。二世没有秦始皇好说话,立即派人训斥李斯,说李斯身为丞相不思为君排忧,反而夸大事实。李斯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改变立场重新修改了一个报告递上去,歌颂大秦盛世,国家平安。见二世读完报告后不再责骂,才稍稍宽心。而这时的赵高仍在清除异已,朝廷里天天在杀人,咸阳城的路边堆满了刚刚杀死的人。李斯空有丞相之职,却大权旁落于赵高之手,也难免发点牢骚。赵高听到李斯的怨言后,怀恨在心,并在二世面前说李斯的坏话。

二世再次派人训斥李斯,还想剥夺李斯之相印。李斯非常着急,想亲自找二世解释。赵高故意安排李斯在二世玩得开心的时候见面,二世果然震怒而将其赶出。赵高又在二世面前说坏话陷害李斯,说李斯后悔沙丘之谋,且其子三川郡郡守李由有通敌之意。于是,二世下令将李斯下狱,并任命赵高审理该案。结果可想而知,赵高派他的门客十多人假扮为审判员轮流严刑拷打审问,年事已高的李斯难以承受只得认罪,终被判五刑,于咸阳闹市腰斩。“千古一相”风光几许,却不得善终,悲哉。

李斯一介布衣,善于把握机会,挤身朝廷高位,辅佐秦始皇扫灭六国,完成统一大业,修订律法,制定标准,位居三公之职位,可谓是恩宠无双、功成名就了。沙丘之谋,为一已之私,居然与小人赵高同谋,废长立幼,拥胡亥而杀扶苏,为大秦王朝埋下了祸乱的种子。其身负丞相之职,不阻止赵高专权、滥杀无故,反而阿谀奉承、随意附和,推行酷刑峻法。同时,身为丞相之职,不致力于政治清明,朝廷稳定,不舍身纠正皇帝的过错,贪生怕死,不舍富贵,以致祸国害民,而最终自己同样也命丧小人之手。真可谓,成功得来太容易,败也败得太彻底。所以,做人,还是要走正道。